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

【苏靖】千万面【第一回】

*致力于甜

*ooc,造雷预警

——————————————————

【第一面:莫彷徨】

还是没能挺过这场战争。

梅长苏躺在榻上微弱的喘着气,浑身发疼,如若针扎,连屈指的力气都没有,眼前是无尽的黑暗,只能听见蔺晨焦急地唤他。

景琰.....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萧景琰站在城楼上眺望的身影,一袭红衣烈如娇阳,将那精雕细琢的面庞衬得愈发清晰。

城楼上痴痴望着他的背影的人,眼睛里是担忧,是盼望,盼爱人能活着回来,哪怕不能厮守,只要他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心里被一块重石堵住,呼吸困难,梅长苏难受地蹙起了眉头。

骗了景琰一次又一次,于心有愧。

梅长苏胡乱想着,空气越来越稀薄,却攥起了拳头,挣扎着喘息。

他第一次这样渴望活着。

却仍然沉沉睡去。

 

(1)

梅长苏不由自主地嚎啕着睁开眼,入目的是一产婆模样的人,欢喜地喊着“是个男孩”,暖热的空气里便冲进来一股风,只感觉自己被移到另一个更加厚实的怀抱里,虽然抱着不得章法,但那双手温暖又有力。

“真好,这回啊赤羽营可有个小家伙玩儿了!”

梅长苏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在他睁眼的那刻,看到房间的布置和记忆深处熟悉的床幔,心中的巨大疑惑终于在看到抱着自己的人的脸时被解开。

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赤羽营的主帅,林燮。

他的父亲。

这时候的父亲比他记忆中的样子要年轻许多,脸上少了些许战场上的风霜痕迹,现在的林燮满脸都是初为人父的喜悦,他痴痴地笑,同时不忘炫耀自己的儿子长得像母亲,多可爱。

梅长苏没有料到,本来已经堕入轮回的他居然回到了从前,从出生开始,将一步一步重新走过属于林殊的人生。

见到上一世日思夜想的亲人,清晰地看到他们欢喜的神情,他们的眼神,每一处都让自己分外留恋。梅长苏这样想着,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林燮一下子着了急,本身好好的孩子,突然呜呜咽咽地哭闹起来,又小又嫩的手死抓住自己的衣襟不放,一时间没了主意,生硬地晃悠起手臂,不住地安慰儿子。

小林殊恨不能把眼泪流尽,尽管在林燮听来不过是婴孩普通的啼哭,他还是想把自己的悲伤与委屈哭喊出来。

直到自己被放到母亲的怀里,小娃娃抽搭搭地掉着泪珠,却是消停下来,安心地感受母亲的气息。

哭得累了,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呜咽,闭上眼睡了。

晋阳看着自己的夫君满头大汗的样子,没忍住轻笑出声。

“说好的,就叫林殊。”

“好,全听夫人的。”

林殊,还是回来了。

 

(2)

这是他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小林殊睁着眼,不哭也不闹,啃着手指头暗自感叹,不禁又想起另一世界的景琰,小手捏紧襁褓的边缘,瘪着嘴又想哭。

也不知道他过得的好不好,皇位那么冷,坐得习惯么。

想必是不好,听到自己的死讯,也不知又该如何伤心难过;皇位一点儿也不舒服,国内事情也多,只怕他又不肯好好睡觉。

小林殊正细细盘算,门外的动静打断了他的思绪。

“一会儿要乖哦,小殊还在睡觉,不许闹他。”低低的絮语轻柔平缓,说罢便推门进来。

小林殊觉得那声音是如此亲切,熟悉又陌生,仿佛来自灵魂的最深处。

不等他回忆起来,便有光影倾泻而下。

“呐呐。”

小小的脑袋在摇篮边上晃悠,探出一双眼睛来。

小林殊一如前世,深陷入那双清亮的眼眸。

我的景琰啊。

月白色的小衫,脸也肉嘟嘟的,小景琰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儿,一双眼睛堪比这天上最美的星辰,在一片浓墨中熠熠发光,他向小林殊伸着手,摇篮太高,他够不到软床里的弟弟,小嘴儿一瘪,向身后的男子求助。

丰神俊逸,白皙修长的一双手握住小人儿的腰,把他往上抱。

景琰被男子抱在半空,蹬着两条小短腿咯咯地笑,男子也露出笑容来,在景琰如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景琰,这是小殊,是弟弟。”

“啊啦。”

景琰抓着摇篮的边缘,咿咿呀呀地点头。

这是梅长苏构想了一辈子的画面,景琰的祁王兄,在春花烂漫的季节,抱着又小又软的景琰,看着他,亲亲他,陪伴他成长,把所有的风刀霜剑挡在身后,向弟弟露出没有铠甲的一面。

他终于看到了。

祁王仍旧是那个温润如玉的祁王,景琰,仍旧是那个天真无邪的皇七子。

直到林燮进屋来喊祁王,萧景禹才把景琰抱在怀里,揉了一把景琰的额发,手指点点小林殊的额头,轻笑道:“我们回去啦,改日再来看你。”低头抓起景琰的小手,向小林殊挥了挥,“景琰,我们走啦,跟弟弟再见。”

景琰吐吐舌头,嘻嘻笑起来,被萧景禹抱走了。

小林殊的眼神一直追着两个人的身影,看他们融入门外灿烂的阳光里,轮廓也模糊起来。

这一面,足以慰藉前生。

今世,千千万万面。

——【第一面】完——

第一次为苏靖写文,有点生疏,水平有限,不能从小一直写到大,但是重要的事不会跳过。



评论(29)
热度(192)

© 阿尘——与数学势不两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