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

【苏靖】千万面【第二回】

*ooc,造雷预警

*致力于甜

*我记得景琰的父亲是叫萧选,这里都用萧选代替吧,因为lof说我有敏感词<@_@>

——————————————————————

【第二面:此生志】

林殊今日便满周岁了。

太皇太后召林燮一家进宫,举办家宴,为林殊庆贺。

虽说尚不能清晰言语,林殊心里高兴,自打见过景琰一面后每日入梦皆有他稚嫩的眉眼,怎知自那以后祁王失约,竟是再没抱景琰来看过他一眼。

林殊不服气,说好的从小同吃同住一同长大呢,要是每年只见这么一次,如何与景琰沟通感情?

听说今日进宫,林殊便跳脱起来,呀呀叫喊,催促母亲快些给他换上新衣。林殊自打生下来就没一天消停,今天乖乖地由母亲折腾,倒让晋阳欣慰了好久。

于林家后院的祠堂祭了祖,林殊被林燮单手托着,一家人这才进宫去。

 

(1)

“景琰,慢点儿跑。”

萧景禹亦步亦趋地跟着蹦蹦跳跳的景琰,生怕他一不小心碰着摔着,身上已微微出了一层薄汗。静妃与宸妃在后,对视一眼,捂着嘴轻笑。

太皇太后听到声响,由宫女搀着,忙出去迎接她的小重孙,就看着小小的景琰手脚并用地爬上高高的台阶,甜甜地喊着“太奶奶”,抱住太皇太后的大腿。

太皇太后弯下身把景琰抱起,由着他在自己脸上亲一口。

太皇太后笑弯了一双眼,她一向疼爱景琰,看他小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自己也跟着高兴。

“拜见皇祖母。”

“哎,今天是家宴,哪来那么多礼数。”太皇太后一手托起跪在眼前的萧景禹,拍了拍他的手背。

“就是哒”,小景琰坐在太奶奶的臂弯里帮腔,换来长兄一个轻轻的脑瓜蹦儿。

“走咯景琰,我们去吃榛子酥好不好呀。”

“嗯!”

 

(2)

林燮带着一家人进了宫,正巧在宫门口遇到了萧选,林殊靠在父亲的肩膀上,咬着手指头打量萧选。

上一世自从化身梅长苏之后,见到的萧选只剩落魄与猜疑,全然不像眼前这般。

只见他今日身着一袭玄色绣金龙纹袍,紫金冠束发,面上干干净净,一双丹凤眼轻薄锐利,身形笔直挺拔,与林殊印象中的萧选不同,站在眼前的这个人意气风发,锋芒毕露,正值壮年。看着他林殊也就想通了景琰身上那股子倔强,宁折不弯的劲儿来自于谁。

萧选扬起嘴角,扶住正准备下跪的林燮和晋阳,客套了两句,拍拍掌,向林殊伸出手来。

“过来,让舅舅抱抱。”

小林殊眨巴眨巴大眼睛,咧嘴一笑,向萧选倾过身去,被萧选抱在怀中,林殊也不怕生,扯扯舅舅的面皮,笑得开心。

上一世被我斗得那么惨,这一世照样不怕你。

林燮和高湛看得心惊,这林家小殊的胆子确实大了些,就算是最受宠的七子也不敢捏他父亲的脸,最多就是亲着亲着啃上一口。

萧选全然不在意,反倒开心,宫里懂规矩的人太多,胆子大的能有几个?萧选嘴上不说,他总呆在这宫里头,早就看烦了那些礼数,现在有个景琰,这回再来个林殊,再舒心不过。

萧选把林殊往上颠了颠,畅快地笑一声。

“走,跟着舅舅去见太奶奶。”

 

(3)

林殊被萧选抱进来时,小景琰正坐在太皇太后膝头啃着榛子酥。瞧着景琰鼓鼓的脸颊,林殊咂咂嘴,饿了。

“给皇祖母请安。”

“哎,快起来吧。晋阳,来,坐到我身边来。”

“是。”

晋阳坐在太皇太后身边,景琰一边往嘴里塞着榛子酥,一边瞧瞧这位整天被太奶奶念叨的姑母。

景琰一双鹿眼又圆又亮,水光闪闪,任凭谁看着这双眼睛都心生怜爱,晋阳把景琰抱在自己怀里,捏着景琰的小手与他玩闹。

萧选坐在宸妃身边,怀里的小林殊出奇的乖巧,倒叫对面的林燮摸不着头脑。

林殊皮惯了,这么安静反而不习惯。

“太皇太后,陛下,我看吉时快到了,要不先让小殊抓周吧。”静妃看向林殊,巧笑着说道。

“好,来人,把东西拿来。”

宫婢把笔墨纸砚等物放在太皇太后的坐榻上,林殊被萧选放在太皇太后身旁,众人屏气凝神,仔细看着林殊动作。

林殊知晓抓周这事儿极为重要,只不过也是一种游戏,他随手拿了笔,剩下两次机会又不知道该抓什么。

上一世父亲对他当兵这个举动颇为自豪,林殊也就顺水推舟,指着父亲,含糊不清地叫唤。林燮不解,来到他面前,林殊一把扯下父亲身上的赤焰军令牌,引来众人惊叹。

“陛下好福气,以后大梁的疆土有人守卫了。”

萧选听到静妃此语,难掩喜悦,林燮也颇为高兴,心中暗喜儿子有自己的风范。

“小殊,还有一次呢。”

林殊目光如水,看向静静盯着他的萧景琰。

如果说拿笔是因为自己上一世谋士的身份,拿令牌是为了哄父亲欢心,那这下一个志向,总该为自己想想。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朝景琰扑去,搂着小表哥瘦弱的肩膀,把脑袋放在他的肩上。

大人们看到后笑作一团,纷纷感叹两人情谊深厚。

景琰愣怔片刻,以为林殊是不好意思了,环住小殊的背,轻轻拍着。

“不怕,不怕。”

唯有林殊,在无人注意的方向,红了眼眶。

 

此生何志?

爵位乎?江山乎?

非也。

志在卿也。

志在与卿,朝朝暮暮。

——【第二面】完——

评论(32)
热度(153)

© 阿尘——与数学势不两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