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

【苏靖】千万面(第三回)

*ooc,造雷预警

*别问我霓凰郡主在哪,我也不知道。

*白色情人节快乐,不甜不合适。

————————————————————————

【第三面:少年游】

要说起金陵城,久居这里的人自然都不忘夸耀一番金陵城的美景,更值得他们提及的,还是那两个在市井之中如鱼得水的少年。

说起这两人,摆小摊的大叔大婶话头一起便停不下来,周围一圈妙龄女子,津津有味的听,天马行空的想,想那大叔大婶口中逍遥自在的贵族公子,想这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

(1)

“景琰,你快点,我们马上就到了。”

林殊站在半山腰,向前一指,颇有些指点江山的气势。

十五年了,林殊自然与小时候不同,身形愈发挺拔,容貌也更加英俊,剑眉星目,自有一番傲然的风骨。这几年与林燮在军中锻炼,肩膀也比自己的小表哥萧景琰厚实。

当然了,长大了,也就不像小时候那样粘着自己喊哥哥了。

萧景琰站在山阶上扶着腿打颤,愤愤地想。

也不知今日林殊怎么想起要打猎,偏偏要去九安山,这么远还不想骑马,美其名曰“强身健体”。这可苦了萧景琰,左瞒右瞒,躲过皇长兄,好巧不巧在宫门口遇上誉王兄,只好撒撒娇,答应给誉王兄抓只小兔子回来,才被放走。

“不要,我累了。”

心里一阵憋闷,萧景琰只觉得为了陪林殊太不容易,到头来还被催着走,索性背对林殊坐下来。

若说这世上最了解萧景琰的,除了当今太子,那就只有林家小殊。

林殊看着萧景琰单薄的背影,好笑间无端生出些心疼来,跑下去拉着萧景琰站起来,掰着那人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

萧景琰鹿眼躲闪,微抿着唇,手还被攥在林殊的手里,暗暗唾弃自己对林殊真是百依百顺,手心里出了一层薄汗。

林殊迟迟不开口说话,却用拇指揉搓过萧景琰的指节,山上的风一时间也暖下来,柔柔地抚在脸上,扬起萧景琰披散在肩的长发,柔美又多情。

只要面对林殊,萧景琰总是最没有耐心的那个。

他转过头,骄傲地挑了挑下巴,也不说话,眼瞳微微颤抖,里面装着林殊的身影。

只见林殊扬起嘴角一笑,萧景琰尚未看清他的动作,就已被林殊打横抱起,下意识地搂紧他的脖子。

“既然景琰不想走,那我只能勉为其难当一回‘绝尘’了!”

绝尘是萧景琰最爱的坐骑,如今被林殊拿来自比,一时间红了耳朵,挣扎着便要下去。

林殊作势一荡,便要扔萧景琰下去,萧景琰怎经得住他吓,陷在林殊的怀里做鸵鸟。

“松开我,很重的!”

“重?”林殊掂了掂怀里的人,顺手捏了一把萧景琰的细腰,撇撇嘴道:“都没我的长枪重,你就不能多吃点肉吗?”

说罢便在小道上飞奔起来,引起萧景琰的阵阵惊呼。

 

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

也就这副德性。

萧景琰把头埋在林殊的颈窝,咬着牙恨恨地想。

 

(2)

看着眼前广阔的猎场,林殊放下萧景琰,拉着他径直向前走去。

看护猎场的军士见到萧景琰,深作一揖,不加阻拦,放两人进去。

脚下是柔软的青草,林殊却觉得每一步都踩在刀刃上。

眼前闪过的是那一世的萧景琰,金甲红袍,气度凌云,骑在马背上,挺拔得如一棵劲松;他坐在帐外饮酒,全然没有少年时的豪气,经年的霜雪在他的脸上刻下痕迹,冷峻孤傲,没有人能进入他的心。

“小殊?”

萧景琰的手被攥得生疼,他尽量放平语气,轻声唤着身前的少年。

林殊被萧景琰的呼唤从记忆深处拉出来,转头看着萧景琰清俊的面庞,低下头,只见萧景琰的一只手已经被自己捏出青紫。

林殊恍然间方寸大乱,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只手放在嘴边亲吻。

暖玉一般剔透莹亮的手上现出点点红痕,像是工匠在艺术品上细细雕琢的精美花纹,却要比那更加动人。

“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林殊摩挲着萧景琰的手背,喃喃道。

“什么?”

林殊抬起头,眼里闪烁着泪光,直直照进萧景琰的心里去。

“景琰,在你心里,我处于何种地位?”

萧景琰一双鹿眼呆呆地盯着林殊,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欲言又止,随即眼神移到别处,讪笑着开口道:“你,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林殊见他有意躲闪,不再多问,自顾自地向猎场走去。

萧景琰的手缓缓垂下,他一向被林殊笑称是水牛性子,可现在吞吞吐吐的,半点也不像平时的萧景琰。

萧景琰垂着头,暗自叹息。

他又能怎么办呢?难道要回答说“我是如此眷恋你的怀抱”吗?

林殊见萧景琰久久不跟上,回过头去看,只见萧景琰垂着头,就像犯了错一般站在那儿,不禁好笑。

树后闪过一点光。

林殊突然觉得不对,大喊了一声:“景琰!小心!”同时迈出步子,向萧景琰身边奔去。

萧景琰恍然间抬起头,只听见衣料破裂的声音,随即被林殊扑倒在草地上。

一只短箭扎着萧景琰右肩的一块布料落在地上。

林殊一阵心悸。

萧景琰尚未回神,直到看见身旁落着的一只短箭,才明白过来。

“抓刺客!”

一旁守卫匆匆赶来,见萧景琰毫发无损才长舒一口气,统领大喝一声,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林殊拉起萧景琰,把他浑身上下检查个遍,确认没事才放心。

把萧景琰拉入军帐,在帐帘放下的一瞬间,把萧景琰扣在怀里。

 

你什么都不说。

在东海过的一定很苦。

皇位那么冰冷,你一个人肯定不习惯。

天下事那么多,你一定又要像灯油一样熬着自己。

而现在我回来了,你为什么还不说呢?

手被捏疼了也不说,陪着我累了也不说。

明明就是喜欢我,也不说。

哪怕是死了也要一直闭着嘴吗?

 


萧景琰觉得肩头一片湿润。

林殊哭了。

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哭了。

温热的泪水渗透到萧景琰的每一寸皮肤,渗透到心里。

萧景琰轻轻地环住林殊的腰,整个人靠在林殊的怀里。

林殊眼泪更加汹涌,在一片白雾之中他听见萧景琰的声音。

他说:

“小殊,别怕。”

 

——【第三面】完——


评论(27)
热度(113)

© 阿尘—高三下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