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all基党。

求评论。

满脑子只想开车

【苏靖】千万面(第四回<上>)

*又名酥胸穿越到过去勇敢追爱

*造雷预警,ooc预警

*本章略长,分为两节,下章开车。

————————————————

【第四面:许平生】

此次出猎惊险至极,虽说景琰没有受伤,但梁帝大为光火,就连一向彬彬有礼的祁王同样神色抑郁了好几日,萧景琰父皇被锁在宫中叫母妃好好看管,祁王率禁军把靖王府上上下下都搜查了一遍,掘地三尺,任何疑点都不放过。

同样生气的还有林燮,知道事情原委后第一时间就去宫里请罪,梁帝并没有怪罪,反倒说若没有林殊只怕景琰已命丧黄泉,可林燮听到这话越发气愤,回到帅府便把林殊拎到祠堂教育了一顿。

林殊起初还有反抗,嚷着要去看景琰,哪知林燮呵呵冷笑,说道:“林殊,到现在都不清醒吗?陛下确实没有怪罪,你也确实反应迅速,可你不要忘了,是你先把景琰往火坑里推的,若不救他,你这辈子都还不清!”

林燮说完便怒气冲冲地离开了,林殊则怔愣在原地。

林燮一语道破林殊的症结。

准确地说,是梅长苏的症结。

他跪在地上回想上一世,他若不回金陵,萧景琰永远翻不了身,最后的结局无非是战死沙场,含恨而终;他回去了,萧景琰同样没能潇洒快活,一辈子被绑在那张龙椅上玩弄权术,日夜操劳。

父亲说得对,是他先把景琰往火坑里推,离开景琰,是把他推向了痛苦的深渊,回去翻案,是让他走向无边的孤独,他多多少少都带有目的,却没想着要去拉景琰一把。

他好不容易有了一次还债的机会,却仍然让景琰身处险境,若他晚了一步,这个世界就再无萧景琰。

如果真的没有萧景琰呢?

林殊抬头去看林家先祖的牌位,缓缓闭上眼睛。

活了两世,我仍不明白,究竟是我对你需求更多还是你更需要我?

 

 

“小殊?小殊,你在里面吗?”

林殊听到身后木门响动,忙睁开眼,心想自己在祠堂里睡着真是罪过,对着灵位磕了三个头才去开门。

许是跪得久了,林殊开了门直直栽向萧景琰,萧景琰忙扶住他,一双鹿眼焦急地去看林殊低垂的面容,见他嘴唇都发了白,更是慌张,紧紧抓着林殊不放。

眩晕感一过,林殊抬起头,咧着嘴笑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

萧景琰这话算不上好听,再加上林殊前前后后思虑许多,既然怕连累他,不如渐渐淡了关系,或许这样,也就不会让景琰再吃什么苦。

更何况,他能否改变今生的命运还是个未知数,与其徒留祸患,不如现在早早了断的好。

于是林殊抿了抿唇,对着萧景琰道:“能来,不过还是尽量少来吧。”

少年的脾气总是阴晴不定,萧景琰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松开抓着林殊肩膀的手,头转向一边委屈地想落泪。

“好,好,你不让我来,我就再也不来了。不过,林殊,我今天来不是来替你顶过的,也不是来看你的,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我也很喜欢你!不过,就到这为止吧,反正我也不来了.....”

萧景琰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从喉头发出一声哽咽,转身就跑了。

林殊一双桃花眼闪着光,在一片朦胧之中看到萧景琰身后飞扬的红色斗篷,衣袍在转角处翻转一圈便消失不见。

他刚刚,说什么来着?

 

 

靖王府一向冷清,毕竟都是军旅之人,作息规律,梁帝想给儿子装饰一下房屋也被萧景琰拒绝了,说要为父皇保家卫国,就当艰苦朴素些,这样才能更好地适应军旅生活。梁帝听到这话心花怒放,这般懂事也不枉自己宠这个儿子。

今天倒是稀奇,靖王府的士兵都聚在萧景琰的卧房门前,面面相觑,都带着疑惑和无奈之色。

“殿下,你别哭了,谁欺负你了,我们揍他去!”

“对,揍他!”

“就是,敢欺负我们殿下.....”

林殊翻了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莫名地感觉心虚,林殊贴着墙一步一步蹭。

“不用了,我自己缓缓...就好了....”萧景琰闷闷的哭声从屋子里传来,让林殊心疼得紧。

将士们一听这话,也不好说什么,也跟着难受,气得牙痒痒,真想把罪魁祸首揪出来打一顿才解气。

林殊等到众军士渐渐散去,听萧景琰也没了声音,才悄摸摸地溜进萧景琰的房中。

 

萧景琰哭得累了,一阵一阵地头疼,又昏昏欲睡,自己一个人迷迷蒙蒙地解斗篷,却不防被抓住了手,包在温热的掌中。

“这么早就睡觉啊景琰。”

“小殊?”

萧景琰的睫毛尾部尚且挂着泪珠,湿漉漉地看向林殊,他微张着嘴,耳尖还泛着微微的红,迷茫的样子任谁看了都心软。

“哼!”

林殊还未欣赏完美景,美人的手便抽离自己的掌心,站到一旁看都不看林殊一眼。

“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你,”林殊语气平淡,走上前从背后拥住萧景琰。

林殊这几年长得越发挺拔,萧景琰完完全全被林殊圈在怀里动弹不得,萧景琰索性放弃挣扎,偏着头不发一语,任林殊把自己的气息喷洒在耳旁,耳尖灼烧发烫,我自岿然不动。

“景琰,有人要害我,怎么办?”

“那也是林少帅自己的事,”萧景琰僵硬地往外蹦字,顿了顿,稍稍缓和了语气,问道:“谁要害你?”

“我不知道,就是有人要害我,你管不管?”

把玩着美人的手指,林殊感觉到怀中人的身体软了下来。

“那我倒看看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萧景琰转过身,对上林殊墨色翻涌的眸子。

 

“我萧景琰的人,决不能让他被欺负了。”

 

林殊垂下眼眸,笑了笑。

“那是当然。”

尾音融于萧景琰柔软的唇瓣之间。

——TBC——


评论(21)
热度(88)

© 阿尘——秃头势力永不认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