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

【蔺靖/楼诚】御猫(3)

*设定见(1)
*过渡章
*主蔺靖,副楼诚
——————————————
明诚下意识地去摸袖子里的匕首。
萧景琰,前朝第三位皇帝,英明之主,先帝也曾讲过他佩服萧景琰,更希望大哥成为像萧景琰那样的皇帝。可是现在萧景琰站在自己的面前,却令明诚心中警铃大作。
既然是前朝皇帝,早就应该长眠于地宫,怎么可能站在这大殿之上,甚至是夺取萧家江山的明氏宫廷呢?
明诚踏进殿内,小心地掩好殿门,厚重的红漆木门震起微尘,明诚手内已经攥着匕首,刀刃藏于袖中,一字一句道:“还请阁下想清楚了再回话。”
萧景琰感受到明诚的敌意,被挑起了胜负欲,冷笑道:“放马过来。”
明诚身形极快,足尖轻点,如同箭矢向萧景琰飞来,萧景琰睁大双眸,明诚向他袭来的瞬间闪身躲过,刀刃擦着脖颈从发丝中穿过,明诚收手回刺,被萧景琰攥住了手腕。
两人对视一眼,明诚无法抽手,便借力飞身而起,在空中翻转一圈,衣袍翻飞,萧景琰放手向殿中央移动,明诚回首,正对上萧景琰明亮的眼眸,明诚一笑,索性扔了匕首,走向殿中,两人赤手空拳地过招。
萧景琰觉得自己身上沉睡的细胞被慢慢唤醒,身体越来越灵活,躲避着明诚的杀招。萧景琰掌侧袭向明诚的颈部,被明诚转身躲过,两人同使轻功,向对方要害处刺去,萧景琰回身,手掌稳稳地停在明诚的侧颈,明诚的指尖正抵在萧景琰的心口。
两人不分胜负,相视一笑,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萧景琰将散落在肩头的长发抚到身后,带着惊喜说了句“武功不错。”
明诚捡起地上的匕首,稳稳地套入鞘中,抬了抬下巴:“你也不差。”
放下戒心,明诚坐在阶上,仰头问萧景琰:“你真叫萧景琰?”
“你我都打过一场了,按照战场上的规矩,若是不分胜负,那也算是惺惺相惜的朋友了,还信不过我的身份?”
“难,我又不傻,萧景琰早就应该躺在帝陵里长眠了,哪能在这儿和我较量?”
明诚语气欢快,萧景琰觉得他有意思得很,也被感染上笑意,大跨步走到明诚面前,转身坐在明诚身旁,衣袂飞扬,有了些许少年时洒脱的影子。
“我就是萧景琰。”
明诚看着他,萧景琰的语气带着笃定,无论何种沧桑,都无法掩盖那双眼睛里的真诚与炽热,明诚信他不会骗人。
“那你怎么会在这儿?”
萧景琰摇摇头,恍然间又想起什么,眨巴眨巴眼睛,头顶上冒出两只猫耳朵来。
明诚看着萧景琰头顶上毛茸茸的耳朵,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如孩童般惊喜地叫到:“你是那只小猫!”
萧景琰点点头:“我从棺里醒来其实是以灵体的形式存在的,后来我从地宫里出去,看到一只垂死的幼猫,我本来只是想摸摸它,哪想到自己被吸进猫的身体里去。”
明诚撑着脑袋想了想,“那你怎么化出人形的?”
萧景琰瞥了他一眼:“傻,这都快两百年了,是只猫都能修炼出来吧。”
明诚哼了一声,撅着嘴嘟嘟囔囔:“自己都没交代清楚,还说我呢。”
猫耳朵抖一抖,把明诚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萧景琰从脖子上摘下青玉,塞到明诚手里。
明诚看着手心里的那块“萧”字美玉,雕工虽细,但仔细看边边角角仍有瑕疵,说明送玉之人并不擅长雕刻,却不免猜出送玉之人为讨萧景琰欢心废费了很大一番工夫。明诚把玉来回翻转着看了个边,并没有特别之处,若是臣子进献给皇帝,也不会是这样的小玩意儿。明诚心中不免疑惑:“这是谁送的?”
“很重要的人。”萧景琰的声音闷闷的,顿了一下,道:“是我存在的证明。”
“我知道很重要,你都死了还执意戴着它肯定重要,我是说,这是谁给你的?或者,你在找谁?”
萧景琰不语,两眼放空盯着地面。
明诚握住他的手腕,轻声说道:“你说吧,我都信。”
萧景琰片刻后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微微偏头,叹一口气:“我在找蔺晨。”
“哦。”
……
“啊?”

明台坐在桌前咬着筷子,他盯着眼前的食物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可是缺了阿诚哥谁敢动筷子。
明台浑身散发着深深的怨念,自己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来了这儿连饭都吃不上,传出去那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明楼坐在对面看着明台,嘴上教训他不懂规矩,自己心里也急得慌。
过去是臣子等皇帝,到了自己这是皇帝等臣子,明楼自己也想不通,怎么什么事到了自己这儿就反过来了,自己还能不能说了算了?
明楼瞅瞅身边老神在在的蔺晨,见他并不着急,自己也不好开口,明台已经饿得没力气作妖了,气氛有些沉闷。
“大哥,等急了吧。”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明楼的双眼一瞬间明亮起来,明台更是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急乎乎地向门口跑,还边跑边喊:“阿诚哥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都快饿死了!”
“真是的,饿鬼投胎啊?”
明诚抱着猫进来,脸上笑意盈盈,明楼坐在正中,拍了拍旁边的椅子,明诚便会意坐在他身边。
萧景琰正化为猫身卧在明诚怀里,“萧”字玉垂在明诚小臂处,正面对着蔺晨。
蔺晨的目光被牢牢吸住。
明诚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蔺晨,伸手揉揉猫脑袋。
明楼发觉明诚的动作,虽不明就里,也装不知,对蔺晨说道:“今天明台回来,先生也在,这是家宴,所以不用朝堂礼仪,就是一家人吃饭。”
蔺晨深吸一口气,一贯的笑意被打破,僵硬地对明楼点点头,明楼便转向明台:“吃吧。”
“太好了!”
明台和明楼吃得欢畅,明诚却不动筷子,只是抚摸着怀里的猫,蔺晨也不动,他盯着玉出神,内心翻涌着悲喜,握着扇骨的手都在颤抖。
萧景琰被摸舒服了,微微睁开眼看着蔺晨的一举一动。
手在抖,双目无神,嘴角的笑意也消失了,萧景琰抖了抖耳朵,蔺晨很激动。
明楼只觉得自己身旁散发出不同的气场,相互摩擦,仿佛能看到火光。
明楼只好装作不知道,反正他饿了,索性埋头苦吃,与对面狼吞虎咽的明台统一了阵营。
明诚看着明楼,如同往常一样微笑,如同往常一样叮嘱明台慢点吃,如同往常一样坚不可摧,毫无破绽。明诚在心中暗叹,史书上写萧景琰刚直不阿,可皇帝做久了,没点鬼点子是不可能的。
回想起刚刚他与萧景琰的对话:
[“一会儿我变成猫,你抱着我,把玉露在外面,能让蔺晨看到就好。”
“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他?”
“……我嫌丢人”
“你一个皇帝还嫌丢人?”
“皇帝不要面子的?”
“行行行,就这么定了。”]
一个是长生不老,一个是百年妖身,你俩还真是天生一对。
蔺晨叹气。
“敢问丞相,你这猫脖子上的玉从何而来?”
明台从饭碗里抬头,嘴里塞得鼓鼓囊囊,他早就觉得气氛诡异,不好开口,都快撑死了。明楼小口抿着茶,余光去瞟明诚怀里的猫。
明诚开口笑道:“上次在宫里玩闹,也不知道它溜到哪里去,回来时脖子上就多了一块玉。”
“哦,原来如此。”
一时间大殿里沉默下来,四个人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哪怕聪明如明诚,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围。
蔺晨忽然起身,向明楼作揖。
“陛下,臣有些疲乏,先退下了。”
明楼点点头,蔺晨便扬长而去。
明台舒了一口气,终于把碗放下。
萧景琰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蔺晨的衣袍在门口一晃消失不见,怅然若失。
萧景琰觉得疲惫与挫败。
他把头靠在明诚的臂弯里,耳朵也耷拉下来。
朝堂与江湖到底还是无法相融的。
自己死去这么多年,也不见蔺晨前来祭拜,哪怕只是稍稍顿足,他的灵魂也能够安息。
猫的眼底蒙上薄薄的水汽。
是他伤了蔺晨的心,可是……可是他只是不想看到蔺晨的洒脱被这宫殿消磨殆尽。
所有的孤独只我一人承受便好,只要你此生逍遥,平安喜乐,便是对我最大的安慰了。
可你为何不明白我赶走你的苦心呢?
明诚察觉他心情低落,往怀里搂紧了一些。
明楼看明诚蹙起眉头,伸手为他舒展。
明诚把头靠在明楼的肩上。
最是无情帝王家。
可皇帝也是红尘中人,怎么会没有感情呢?

――TBC――

评论(16)
热度(92)

© 阿尘——与数学势不两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