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

【蔺靖/楼诚】御猫(4)

*ooc,造雷预警
*主蔺靖,副楼诚
————————————————
“阿诚哥,你真的舍得让我把猫带回去?”
“当然,你带回去养几天,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顾它。”
明台小心翼翼地接过猫,笑得嘴都合不拢。
小小的一团窝在明台怀里,萧景琰嗅了嗅气息,不像小殊满身的药味,这人身上檀木香浓郁,还是宫廷特用的香。
萧景琰蹭了蹭明台的掌心,他的心里仍然抱有一丝期望。
淮安王高高兴兴地抱着猫回府去了,明楼和明诚看着他的马车远去,相视一笑。
“就知道你小子没打什么好主意,这猫肯定有古怪。”
明诚笑得乖巧。
“什么都瞒不住大哥。”

马车刚一停,萧景琰便从明台怀里挣脱,跳下马车打量淮安王府邸。
萧景琰看着府门,门口侍卫推开门,一眼就能望到回廊深处的正堂,萧景琰登时尾巴竖起来,瞪大了双瞳。
这,不就是长林王府吗?
长林王府本是他曾经身为靖王时的靖王府,日后继承大统封萧庭生为长林王,府邸只稍作修缮便成了长林王府,萧景琰也曾来过,不可能认错。
“想什么呢?”明台把愣住的猫捞在怀里,大跨步往府里走。
“王爷。”守卫抱拳行礼,萧景琰的身体微微颤抖。
一切都和长林王府没什么两样,就连行礼也一般无二。
夜里凉风瑟瑟,淮安王府里只有孤灯几盏,朗月在树冠中隐匿,杀伐之气在王府里弥漫。
萧景琰立刻就清醒过来,相貌虽同,但明台绝不会是小殊。小殊身上不会有那么浓重的杀伐之气,即使成为了诡谲的谋士,也与众不同。
明台走进房中,把猫放在床榻上,卸下佩剑搁置在架上,前去点灯。
萧景琰趁他不备,向明台的佩剑一跃而去,明台听到响动,点了灯转过身来,剑刃便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明台被惊了个趔趄,跌坐在桌旁。
萧景琰细细的瞳孔逐渐恢复人类状态,他细细端详明台的神色,正如那被保护的很好的皇子一样,明台的惊惧完全符合他大哥对他的宠爱,可萧景琰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人的眼里多了些他看不懂的心绪。
“你是谁?”
明台听那人开口,咽了咽口水,“我是明台。”他顿了顿,“你是谁?为何要变成我阿诚哥的模样?”
明台余光瞟见床榻上已没有猫的影子,对面这个俊美男人的瞳孔刚刚那样奇怪,他下意识想到了大哥小时候讲给他的妖怪的故事。
“哼,明明是明诚长得像我而已,”萧景琰的剑尖点在明台的喉头,他冷下脸来,再问明台:“你是谁?”
“我是淮安王明台!你为何要杀我!”
明台一字一句喊得声嘶力竭,他努力想要引起府兵的注意,却发现没有任何动静。
树的叶子还在动,风也很大,唯独明台的声音被拦在门内。
萧景琰见明台勉强打起精神与自己对视,反抗意味十足,再一想到他也只是个孩子,心一软,扔掉手中的剑,重化为猫,从屋内冲出,跃上屋脊。
明台提着剑追出来,只看见猫在月光下的背影。

“大哥……”
彼时两人正温存,明诚靠在明楼怀里,明楼察觉到怀里的人并不放松,紧绷着背脊,两指下意识地摩挲,明楼拍拍明诚的肩头,安慰道:“不必担心,明台出不了什么事。”
明诚皱着眉缓缓点头,沉默半晌,忽又开口:“那猫……”
“猫也不会有事,”明楼支起身子靠在床头,“很显然,它并不是普通的猫。”
明楼话音刚落,只听门外“哐”的一声,明诚的神经突然紧绷,压低了嗓音喊了一声“是谁”。
而明楼不动声色,只把明诚往怀里扣紧了些,沉声笑道:“不怕,还没人敢在这造次。”
明诚从明楼怀里扬起头看他,明楼神色自若,双眼轻闭,一只手轻抚明诚的后背,令明诚安心不少。
而门外的情景也正如明楼所言,黑衣人被击倒在地,鲜血流淌,尸身两侧站着两个人。
一人白衣猎猎,另一人红衣轻扬。
只见白衣先生染血的剑指向红衣之人,冷声问道:“明诚先生,夜半三更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萧景琰着实没有料到这种情况。
他从淮安府里跑回宫,原本是想找明诚,却瞧见一个人鬼鬼祟祟地溜向明诚的寝宫,他便跟了上去,那黑衣人看到猫身的他,挥剑便刺,他化成人形与那人打斗,却被蔺晨一剑斩杀了黑衣人。
而他尚未伪装,人形暴露在蔺晨面前。
萧景琰勾唇一笑:“蔺先生这么晚不睡觉是来做什么的?还有,我不是明诚。”
“你怎么知道我的姓?”
“我当然知道,”萧景琰跨过黑衣人的尸体,逼着蔺晨向后一退:“我什么都知道。”
蔺晨目光微凛,他蹙眉道:“怎么?阁下也是来刺杀皇帝的吗?”
萧景琰听此话大为光火,咬牙切齿地对蔺晨说道:“我竟不知你什么时候对皇帝如此上心了。”
不等蔺晨言语,萧景琰化为猫跃上屋顶。
蔺晨心中疑惑,莫名地愧疚起来,他看着猫远去的方向,只觉得这猫说话的口气与萧景琰十分相似,他甚至长了一张与萧景琰一模一样的脸。
蔺晨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门突然打开,明楼只着一身明黄色内袍,他看着地上已经僵硬的尸体,抬起头来对蔺晨躬身道:“多谢先生救我。”
“不必了,”蔺晨收剑入鞘,摆摆手转身欲走,在五步之外忽然停下,转身对明楼道:“陛下,您的御猫有趣的很,两日后我动身会琅琊阁,想带那猫一起回去,还请陛下应允。”
明楼了然:“先生开口,朕自然答应。”
蔺晨点点头,飘然而去。
明楼目送蔺晨远去,倏而转头看向屋檐上露出半个身子的猫,坦然一笑:“萧先生,您该下来了吧。”

——TBC——

评论(15)
热度(79)

© 阿尘——与数学势不两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