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all基党。

求评论。

满脑子只想开车

【苏靖/殊琰】天地不容 卷一 离恨天 (章一)

*脑洞层出不穷,坑永远填不上
*脑洞指路☞一个有毒并且有点zz的脑洞
*ooc,造雷预警
————————
(序)
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天帝为祝人间新生,撒下百花之种,开落于各地,其中有一粒梅树种子随风飘荡,扎根于离恨天。      
离恨天苦寒难耐,梅树生长过程中竟修炼出人识,天帝心生怜悯,委派两位仙童浇灌仙露,梅树一夜之间成形,梅花绽放,香气四溢,绽放时节正值人间初春,万物复苏,天帝赐名“长苏”。
·
·
·
梅长苏自化形以来便居住在离恨天。
离恨天在三十三天外,乃最高一宫,这里平时没什么人来,梅长苏也不爱热闹,离恨天只有一株忍冬陪伴,偶有一只鸽子前来做客。
这只鸽子名唤蔺晨,是帝女从凡间带来豢养,吸收天地灵气,偷吃了长生不老果后化人形自走,定居于琅琊山,法力高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天帝拦他不得,索性不管,任他在离恨天与人间往返。
蔺晨是唯一懂得梅长苏孤独的人,近千年了,人间都称道梅花凌霜傲雪,风骨铮铮,可并非所有的梅花都甘愿留在冬天。
梅长苏向往春天。
“你这次去人间都看了什么地方?”
“没什么,只不过万物复苏,处处都是春景。”
蔺晨仰头饮尽了梅露煮泡的茶,得意洋洋地看着梅长苏:“不下去跟我看看?”
梅长苏摆摆手,拢了拢身上的貂裘,开口道:“没兴趣,去了也是徒劳,还不如看看凡人写的游记。”
“哎,长苏,我跟你说啊,这人间呢有这么一句诗:‘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或许哪一天你遇上一个堪比春风般温柔的女子,那才叫万物复苏呢。”
梅长苏瞪了蔺晨一眼,道声“无聊”,心里却期待得很。
“哎哎哎,你看,你偷笑!”
“你这鸽子,真是烦人。”
梅长苏左手一扬,满地的梅花瓣便飞起来向蔺晨拢去,蔺晨摇摇扇子逃走了。
梅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铺陈在地上。
梅长苏拈起书上落着的一瓣,看着《翔地记》的关于扬州的一页出神。
春风十里,皆不如你。
那该是什么样的人呢?
“梅仙君?”
梅长苏回过神来,桌子上落了一只青鸟,嘴里嘴里衔着请柬。
“仙君,这是天帝给你的请柬。”
“嗯,知道了。”
梅长苏看着青鸟飞走,拾起请柬,上面用金线绣着“梅君亲启”的字样,下面是一只小鹿。
“鹿王七子及冠,宴请天地亲朋,共祝长生。”
梅长苏轻声念到。
及冠大典啊,也才两百岁而已,还是只小鹿嘛。
不过,鹿王?
梅长苏仔细思索,摇了摇头,他确实不记得自己跟鹿王有过交集,这请柬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梅长苏决定不理会,把请柬搁在一旁。
“苏哥哥,你真的不去啊?”
玉雪可爱的小娃娃扑到梅长苏怀里,头上绑着两个小髻的发带一晃一晃的,黑亮的大眼睛盯着梅长苏。
“你化形尚不熟练,就以忍冬的形态说话不好么?”
“不好,”小童摇摇头,旋即搂紧了梅长苏:“我想抱苏哥哥嘛~”
梅长苏轻笑,轻拍着小童的背脊,这离恨天若是没有这株忍冬,只怕自己会寂寞致死。
“苏哥哥,我听说鹿族的领地可漂亮啦,花鸟鱼虫都可爱无比,还有,鹿族的那些皇子一个比一个长得好看,尤其是七皇子!”
“这都谁告诉你的?”
“蔺晨哥哥说的!”
梅长苏扶额,蔺晨尽教坏小孩子。
他未曾看过人间,听到忍冬的话不可能不心动,只是他也不得不提防某些心怀不轨的人。
离恨天琼楼玉宇,天帝为保三界稳定,在离恨宫中保存着一颗灵珠,深埋于梅树根部,梅长苏之所以能迅速化为成年男子,拥有无上法力,也与这灵珠中的灵力有很大关系。
由此梅长苏的使命不可谓不艰巨,不止一次有人想要盗取灵珠,都因敌不过梅长苏而失败,何况梅长苏并不记得自己与鹿王有交集,其居心不可不提防。
梅长苏正在苦恼,忽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似有物体落在水中。
梅长苏与忍冬对视一眼,向离恨宫后院的寒潭处奔去。
一只白鹿在水里扑腾,它看见梅长苏,发出可怜的呜咽声,梅长苏施法将它从水里拉出来,小鹿抖着身体向梅长苏的怀里蹭。
梅长苏却不忙施法为它烘干皮毛,他摸着白鹿头上峥嵘的角,问道:“能化形吗?”
白鹿点点头,乖乖地幻化成少年模样。
忍冬躲在梅长苏身后,细细打量着梅长苏怀里的白衣少年:如瀑的青丝尚且粘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两道浓眉上扬,下面是一双圆眼,也许是那眼睛太圆了,里面盛满星河大海,两道英气逼人的眉毛也显得分外可爱,秀挺的鼻子下是两片薄唇,由于身上过冷而冻得失去了血色。轻薄的羽衣紧紧贴在身上,更显他清瘦。
忍冬眨眨眼睛,从梅长苏的腰间伸出一只手,勾住那少年的冰凉一指。
“苏哥哥,他好冷啊。”
梅长苏正端详少年的容貌,看着他的羽睫出神,被忍冬提醒,实实地把少年揽在怀里,施法为少年烘干身上衣物。
梅长苏的怀抱暖意融融,那少年羽睫轻扇,昏昏欲睡。
又听梅长苏问他:“你从哪来?”
少年仔细想了想,回到:“我来离恨宫找梅仙君。”
梅长苏一愣:“找他做什么?”
少年眼睛一亮,从梅长苏怀里爬起来,抓着他的袖子问:“你知道他在哪?”
梅长苏失笑,起了逗弄的心思:“你先告诉我你从哪来。”
“我从鹿族来,”少年正襟危坐,理了理长袍,道:“我叫萧景琰,是我父皇的第七个儿子,他说他邀请了梅仙君参加我的及冠大典,又怕他不来,就让我来找他。”
梅长苏与忍冬对视一眼,心下了然。
“可按理说你应该筹备你的及冠大典,你父皇只会另派人来,轮不到你。”
萧景琰抿嘴低头:“我偷偷跑出来的,及冠大典闷死了,不好玩。”
梅长苏看着他委屈巴巴的模样,忍俊不禁。
“那你说说,你怎么来这儿的,又怎么会落入寒潭之中?”
“我又不认识路嘛。”
肚子适时地响了起来。
萧景琰揉着肚子抬头,渴求地看着梅长苏:“我好饿。”
梅长苏这回是真正地笑出声,连忍冬也忍不住这种可爱又可怜的感觉。
梅长苏站起身,脱下身上的裘袍,披在萧景琰的身上。
他向萧景琰伸出手:“有梅花糕,吃不吃?”
萧景琰笑起来,把手搭进梅长苏的手里,欢喜地点头道:“我不挑食的。”
梅长苏握住萧景琰的手,展颜一笑。



评论(16)
热度(79)
  1. 看到我请叫我去刷题阿尘——秃头势力永不认输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了,又是太太的新坑

© 阿尘——秃头势力永不认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