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all基党。

求评论。

满脑子只想开车

【苏靖/殊琰】木头人

*ooc,造雷预警
*这个傻逼的脑洞要是有人能看懂真的太开心了
————————————————
“皇爷爷!你陪平旌玩儿一会儿,好不好?”
小小人儿抱着眼前清瘦的老人,大大的眼里满是欢喜。
老人伸出手揉了揉孩子的头。
“好,平旌想玩儿什么啊?”
“嗯……爷爷,我们来玩儿一二三木头人,好吗?”
老人点了点头,寻了花园里的一方石凳坐下,把孩子抱在膝头。
“现在起不能说话哦。”
两个人就这样较起了真,谁都不发一语。
1.
苟延残喘。
梅长苏恨极这样无力的自己。
他的影子在烛光的照映下歪歪扭扭地打在房门上,广袖上点点暗红,梅长苏闭了闭眼,强迫自己的大脑清醒下来。
书架后又响起清脆的铃声,梅长苏扔了书就跑。
令他朝思暮想的容颜就这样出现在他的眼里。
2.
“小殊?”
萧景琰猝不及防地被抱了满怀,打翻手中的白烛。
他感觉到梅长苏冰凉的唇在自己的脖颈出摩挲,萧景琰怕他着凉,把他往屋子里推。
也不知道是萧景琰力气不够还是梅长苏力气太大,梅长苏就定定地站在那,一步未动,倒是萧景琰像头小牛犊一般往梅长苏怀里拱。
“小殊,小殊……”
萧景琰无奈,他也不好把梅长苏撩翻扛进去,只能一声声喊他。
梅长苏不语,嘴唇上移,吻上了萧景琰的侧脸。
“先生……”
萧景琰的语气软了下来。
“先生……先生……”
3.
“景琰,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我们都是木头人。”
“谁都不说话。”
4.
“景琰!你怎么这么慢啊,我都等你好久了!”
银甲白衣的少年冲过来勾住红衣少年的脖子。
“等我做什么?”
红衣少年轻轻一笑,眼中粼粼的波光万般温柔。
“我们来做个游戏。”
“游戏?林殊,你都多大了。不玩,太幼稚了。”
“这你说了不算,”白衣少年拉住他的手,两个人坐在树下。
“一二三我们都是木头人,不会说话不会笑。”
尽管红衣少年嫌弃这个游戏幼稚,却还是认真地执行。
白衣少年侧头看他闭着眼的样子。
轻轻的一个吻落在红衣少年的脸上。
惊讶地睁开眼,对上那双盛满柔情与笑意的眸子。
5.
我们都是木头人。
不会说话不会笑。
6.
这是林殊最后一次出征。
在梅岭一役十四年后。
放眼望去,是无边的原野与辽阔的天空。
云也苍茫。
这是林殊的夙愿,能为自己的王最后一次奋战。
这也是梅长苏的夙愿,能为自己的王拼尽最后一点心力。
日复一日的熬,熬尽了梅长苏所有的心血,在夜里也不敢熄灯,他怕自己错过为景琰付出的每一秒。
7.
蔺晨站在苏宅的院子里,和萧景琰对视。
萧景琰心中的疑问呼之欲出,却又默默压下。
不问一句,他已经知道了结局。
在蔺晨惊诧的目光下走到房中。
蔺晨觉得自己错了,萧景琰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没有泪水,没有颤抖,没有愤怒,也没有不可抑制的悲伤。
也许这世上感情的表达不止一种。
当你在的时候我可以展露我脆弱的一面,你不在,我便是铜墙铁壁,百毒不侵。
8.
“景琰,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如果我不能回来,答应我,我们谁都不说,我们都是木头人。”
“好。”
9.
老人再睁开眼,小孩已经倒在自己的怀里,安静地熟睡着。
眼角的细纹皱起,露出一个慈爱的笑。
怀里的孩子像极了他的样子。
飞扬跳脱,永远年少。
老人把孩子抱起来,向花园外走。
天下太平,百姓安康。
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它耗尽了我的一生。
林殊。梅长苏。
你看到这个王朝,会高兴么?
10.
我不会说也不会笑。
你还是那个少年,我还是我的靖王。
我们的爱不必宣之于口。
只因这天下都见证我们的爱情。

——END——

评论(14)
热度(63)

© 阿尘——秃头势力永不认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