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

【苏靖/殊琰】一直很安静

*我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
小殊:
       这封信写给你,我起先有些迷茫,不知道如何下笔,我只想跟你说说话。
       这些年我过得还好,不算累,不算太苦,不知道这信寄出去你是否能收到?
       我想让你看看这盛世。
1.
萧景琰初登帝位时,国力疲敝,朝中官员拉帮结派,贪污腐败,国库亏空,放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烂摊子,好在还在太子位时接触了许多政事,处理这些也有些方法,不至于自乱阵脚。
只是苦了萧景琰,夜不熄灯,日不休息,桌上高高的奏折看完已到上朝时分,稍加洗漱清醒了头脑便更衣上朝,紧接着又去武英殿议事,要了解的东西太多,连午休也顾不上,又忙着去向母亲请安,回来后便窝在御书房里批奏折,一刻不得闲。
身体的好底子就这样一点一点地磨掉,人也瘦了,脸色发白,眼底的乌青愈发浓重。
而他就像不知冷暖,不懂疲惫一般,不肯错过每一秒发奋的时机。

       小殊,你知道,这些年献王与故誉王争宠,国力大不如前,天灾频发,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恨不能亲自去安抚百姓平息灾难,这可是你为我呕心沥血夺来的江山啊,不能就这样毁在我手里。
       小殊,我每过一日便觉得时间短暂,我害怕我不能扭转乾坤,就连眨眼的功夫我都恨不得节省出来,只想为百姓多做一些事。

2.
第五年,颓势总算有了气色,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这日,萧景琰的第二个皇子诞生,只是身体羸弱,体弱多病,萧景琰看着心疼,当即下令大赦天下,并封为莱阳王。
刚刚出生的皇子就封王,可见陛下的恩宠,太子已满六岁,见了弟弟也欢喜,什么好的都让给他,父皇没有时间来看弟弟,太子下了课便守在弟弟身边读书。
萧景琰看着看着就想起了自己的皇长兄,也曾这样爱护自己,只盼着两个兄弟能互相扶持,只要有自己在,前朝的悲剧便不可能发生,两人定能相守一世。

        小殊,今日我封庭生为长林王 统领长林军,他不小了,也很懂事,虽然朝中对这事颇有些怨言,但都被我压下,我知道庭生是什么样的孩子,哪怕生父生母皆不在身边,从小受苦,可他仍然心怀善良,从无怨怼,长林军交给他我很放心。
       若你能见到皇长兄,他若问起庭生的状况,你便告诉他庭生很好,再过两年,也是个能保家卫国的汉子。

3.
萧景琰终究是病倒了。
十几年的煎熬使他的身体渐渐垮掉,病来如山倒,萧景琰卧床不起,太后年纪大了,不敢轻易为儿子诊治,只好派人去请为梅长苏治过病的蔺阁主,却被回绝。
太医院里的太医整日为萧景琰的身体忧心,夜里轮流派一个人守着,国事都交给太子和长林王,日日盼望萧景琰快些醒来。
皇帝是没有自由的,尤其是个好皇帝,人们都需要他,于是都盼着他长命百岁,也不管皇帝自己愿不愿意。

       小殊,我还是病倒了,原本以为戎马半生,身体怎么着也不会这么脆弱,没想到这一病就起不来,意识清醒得很,却是睁不开眼。
       太医在床边的祈祷我都听到,他们还是需要我啊,所以小殊,你帮帮我,让我快点醒来,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我还不能离开。
       至少,也得等到我把你的心愿完成了才是。

4.
萧景琰再次病倒是在莱阳王死后。
众多将士的性命被他一人所害,勾结外族意图谋反,萧景琰铁面无私,莱阳王被凌迟处死。
莱阳王府就此凋敝,只留下王妃和世子萧元启相依为命,萧景琰留他们在京城中,派人好生伺候。
莱阳王处死前萧景琰曾去天牢看他,那时皇后已因病而薨,萧景琰看着自己的儿子以戴罪之身向自己请罪,一句话都说不出。
太子站在萧景琰身侧,轻轻地拭去眼角的泪珠。
“儿臣因一己私利而铸下大错,父皇惩治理所应当,只是以后儿臣不能陪在父皇身边,望父皇恕罪。”
萧景琰的胸口闷得慌,心口发疼。
“父皇,儿臣先行一步,父皇保重!”
莱阳王匍匐在地,泪珠砸在冰冷的地面。
自始至终,萧景琰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慢慢地走出天牢。
他抬起头看着午日的太阳,烈日下却觉浑身冰冷,一个晃神便摔下长阶,咳血不止。
太子大惊,哽咽着大喊“传御医”,看着萧景琰额上暴起的青筋,惊惧万分又无限悲伤。
萧景琰的脑海里却只剩一句话。
子不知父,父不知子。

       小殊,我还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真是太抱歉了,这种悲剧还是没能幸免。

5.
武靖帝在位二十一年,拓疆土,修水利,改法度,清朝堂,国力强盛,百姓安康。
实乃中兴之主。

        小殊,苏先生。
        愿这盛世,如你所愿。
——END——

评论(12)
热度(50)

© 阿尘—高三下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