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

【苏靖AU】梅总裁与萧秘书(1)

*ooc,造雷预警
*产个糖甜甜自己~
————————————————
夏日的午后阳光正好,从巨大的落地窗投泻进来,将房间里的一切染上璀璨的金黄色。
宽大的办公桌上整齐地摞着一堆文件,桌子后的男人正伏案书写,黑色圆润的钢笔衬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剪裁讲究的银灰色西装敞着,露出内里黑色的真丝衬衫,文件上流畅的字体苍劲有力,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梅长苏。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梅长苏从一堆文件里抬头,银色边框的眼镜很好地修饰出他的气质,眉飞入鬓,细长的眉眼显他精明强干,清晰的下颔线勾勒出英俊的轮廓,鼻梁笔挺,薄唇轻启,声音如跳跃在钢琴键上的旋律般悦耳动听。
“有什么事?”
“总裁,这是您要的秘书人选的简历。”
梅长苏接过人力总监手上的几份文件,粗略地翻了几下,便被一张照片吸引了目光。
“萧景琰?”
梅长苏皱了皱眉,“姓萧?这人什么来头?”
“抱歉,总裁,我们没有去查。”
梅长苏摸了摸下巴,细细思索了一会儿,舒展眉宇,把文件递还给眼前的人,嘴角上挑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通知萧景琰,他被录用了。”

悠扬的曲调从敞开的窗户中飘出,绿茵下的鸟儿随声附和,乐声起起伏伏,鸟儿也就跟着一蹦一跳,最后一个重音落下,萧景禹才回过神儿来,发现自己已经听了很久。
“总裁,需要我等您么?”
“不用了,你们先走吧,战英,你先回公司,我那儿还有几份文件没看,你帮我带回大宅。”
“好的,总裁。”
萧景禹看着黑色的雅阁缓缓驶离小区,才上楼去找自己的弟弟。
小区不大,但布局很好,楼里的装修也很雅致,一栋楼也只有四户人家,寻常人是住不起的,但对于萧景禹来说这里确实不是他的弟弟住的地方。
萧家的产业在国内外都有所涉及,影响力更是不可小觑,萧景禹作为国内总公司的总裁,监管着萧家大大小小的分公司,资产雄厚,萧家作为一个大家族,在社会上的地位首屈一指,能与之相抗衡的人寥寥无几。
萧景禹摇了摇头,只怕是他这个弟弟又和父亲闹矛盾了。
按下门铃,萧景禹都可以想象屋内的情景,一定是“兵荒马乱”,他的弟弟慌慌张张地从凳子上跳起,踢踏着拖鞋小跑到门边来开门。
门锁清脆一响,门内探出半个脑袋,毛茸茸的头发,软软的发帘下是两道浓眉,原本英气十足的眉宇配上一双灵动的鹿眼,倒显得可爱许多,长长的睫羽扇动,门内的人轻轻地唤了一声大哥,拉开门侧身请他大哥进屋。
萧景禹手里拎着一袋糕点,瞥了一眼弟弟的身后,琴谱散乱在地,凳子也被踢得远远的,忍俊不禁,和他想象的一模一样。
“抱歉景琰,打扰你练琴。”
萧景禹把袋子中精致的盒子放在萧景琰的手上,捏了捏他的脸。
萧景琰是萧家最小的孩子,受尽了哥哥们的宠爱,尤其是萧景禹,完全把萧景琰宠上了天。萧景琰素来低调,也不喜欢那些职场上的尔虞我诈,自己一直在默默努力,虽说年纪小,但实力不输他的几位哥哥。
萧景禹在屋内转了转,装修还算合他的意,灰白色调倒挺符合萧景琰的气质,宁折不弯,所以只要萧景琰有理,不管对面是谁,他都不会服软。
就比如现在。
萧景禹坐在沙发上,解开自己的西装纽扣,翘起腿拍拍身边,示意萧景琰坐下。
萧景琰嘴里鼓鼓囊囊,塞满了榛子酥,眼睛微微眯起来,显得很开心。
萧景禹笑笑,说到底,无论景琰多大,在他这儿,还是个孩子。
“你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知不知道父亲母亲多担心你?”
萧景琰撇嘴,不满道:“哼,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怎么说话的?”萧景禹眉间深陷,长兄的威压向萧景琰蔓延。
萧景琰咬着下唇,萧家最注重家教,他这样说,萧景禹肯定不高兴。若按平常,萧景琰低眉顺眼地受一顿数落就过去了,这回却是壮了胆子,强直起身子顶起嘴来:“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都多大了,还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了吗?”
萧景琰满腹委屈,不就是去考钢琴吗,不知道为什么父亲非要让自己继承公司股份,他都说了不感兴趣了。
这么想着,眼睛也就红了,还说爱自己呢,连弹个钢琴都不让。
萧景禹一看他这副小兔子乖乖的模样,心也就软下来,揉了把他的头毛,轻声细语地安慰道:“好了,我会帮你跟父亲解释的,只是不要怪父亲好吗?他也是希望你能衣食无忧。”
萧景琰抿着嘴,羽睫投下浓浓的阴影,乖巧地点了点头。
萧景禹哪里想到,自己这个弟弟就没想让他和父亲省心。
——TBC——

评论(12)
热度(114)

© 阿尘—高三下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