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

兵者 番外2 苦尽甘来

I love you!
老福特针对我我都没看到通知!
表白您!
文写的超级棒啊!
因为您又有了更新的动力,让我下去跑个圈!XD

晚年SHI官:

这篇小文是献给 @千里席开始闭关了 大大和 @阿尘 大大的。不知道大大们看了我写的这篇小文会不会打死我^_^

我这个小透明,只是单纯因为喜欢苏靖文所以贸贸然的便提笔写下了一些肤浅的小文文。 @千里席开始闭关了和 @阿尘  大人一直无私的鼓励我、帮助我,无论自己多忙,总是第一时间为我加油点赞留言,告诉我很喜欢我的文字。写到这里,我有点掉眼泪啦!

今天的一件事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份感动和谢意表达出来!因为 @千里席开始闭关了 非常仗义直言的替我留言,也许大家觉得是小事。但是对我这个小透明而言,大大的一句替我解释和维护,真的就是我心里的阳光。

 @千里席开始闭关了 在我心中既是才女,也是女侠。

 @阿尘 大大虽然现在有点萌锤基,但是,大人能不写BE是我最大的心愿【捂脸

心情很激动,很复杂。在这个虚拟的网络里得到的帮助真的有着非常真实的温度。

谢谢大家,再次谢谢 @千里席开始闭关了 大人。

谢谢每一位给我红蓝,留言的亲亲们,大家的留言都是我最爱最宝贵的财富。

鞠躬谢大家!


兵者  章廿

    

兵者   番外2      苦尽甘来


  萧景琰冷笑看着面前黑压压一片的东海兵,对着仅剩的四十七骑靖王府府兵道:“今日本王能与众位兄弟们同死,已算不负此生。倘若本王有幸先赴黄泉,还望诸君勉力杀敌,切不可叫一个东海鞑子跨过了我大梁国界!我萧景琰在那黄泉路上先替各位探个路!”说着,便一马当先冲向敌阵!








      这夜里,北风呼号刮得军帐哗啦啦响。林殊趁势抱住萧景琰直往他怀里按,边使劲边故意道:“景琰别怕,我林殊但来护你!你冷不冷?怕不怕?快趴我怀里来!”他说着还不觉怎么样,旁边站着共商军议的赤羽营副将参议们一时纷纷面露难色,也不知是回避的好还是装作看不懂的好。


      萧景琰并不给众人机会,林殊话音未落便早咬牙使劲一脚将林殊蹬出了帐外去。赤羽营众将们见了,忙都松了一口气,纷纷行礼请退。萧景琰见了,一抖衣服下摆,断喝一声道:“慢着!如今赤羽营的众位是被本王请来协助抗渝的,怎奈主帅不管事,连众位将军也不愿出力?”


      众人忙要宽解两句,林殊已哭丧着脸抖着肩膀钻了进来,假意哭诉道:“景琰真真是好狠的心!外边如此寒冷滴水成冰,你竟狠心踢我到外边去!我听说你新招了一个面容清秀性格极好的男孩子做你的副将,我原想着单凭你我二人的情谊,这也没什么,我便不愿多心,只特特的一路风尘仆仆万里迢迢从北燕紧急驰援于你,却没想到你竟有了新人忘旧人,将我生生弃如敝履。想那日景琰与我月下初相见……”


      话尤未了,已被萧景琰气得一把捂住了嘴骂道:“不愿管你也就罢了,还蹬鼻子上脸了!我再不拦你你可是还要唱两句儿?大风地里给你摆个台再叫你跳两段儿?我就收了副将你待要怎样?你帐下那么些个副将参议,就都是眉清目秀性格极好的男孩子?我看林帅的窝心脚也没把你踹出什么好样儿来!”正骂着,一抬头竟见帐中再无一个闲人,那些赤羽营众将竟都趁空儿溜了,气得萧景琰复又骂了林殊一回。


      是夜休息,林殊把萧景琰紧紧搂在怀里亲也亲不够。萧景琰嫌弃他,林殊便委屈道:“叫大渝北燕这帮杂碎拖的咱两个半年才能见着一回面,你还嫌弃我!还当着那么些个外人的面说我!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萧景琰方要驳他,他已抢着道:“这回我们赤羽营就是帮着你靖王军打个辅助,大功头功都是你靖王军的。我知道你不稀罕,是,没人让着你,你自家也打得了。但我即来了,还能叫我景琰不大显个威风势力?那可就要叫人笑话了去了!你却不要管我,明儿我自有计策。你且叫你的人在河边上勤巡看,万不可叫大渝的人把河道掘开。”


      次日一早,萧景琰身边新来那位副将唤作小列将军的便报说赤羽营主帅林殊赌钱赢了好些个军官们,已一早便便装出营去了。萧景琰也不愿理他,只叫不要管他。小列将军又报说对岸大渝军这两日忽然安静下来,须防大渝袭营。萧景琰听了暗自筹谋着,自去巡营查岗,操练军士不提。


      哪知过了晌午,便有一队民夫推着独轮小车儿一车一车往寨中拉送货物。问之,答说是一个年轻后生自称姓林,说是明日要办喜事娶亲,迎娶这军中姓萧的厨娘,已事先付了脚钱叫把置办的物事先送来。军士无法,只得忙忙的报于萧景琰知道,萧景琰听了,虽暗地里气得磨牙,也只得先叫人将货物收了不提。


      这日入了夜林殊才醉醺醺的踉跄回来。萧景琰隔着军帐便闻到他身上一股酒臭气,更兼白日里听他胡说八道,便隔着帘子命人不可放他进来。哪知叫别人拦着倒还罢了,偏偏逢着那小列将军此夜值守在外,便伸手拦着叫止步。那林殊眯着眼睛一看是他,便不由得怒气填胸,眼珠一转,借着酒劲儿便一拳揍在小列将军的面门上。那小列将军也是初生之犊不惧虎,见自个儿冷不防的挨了打,哪里更有犹豫,便也一拳打在林殊的面门上。


      萧景琰一向以治军严明立威,颇得他哥哥祁王景禹的真传。其一不得饮酒,其二夜间宵禁,其三不得私相斗殴,林殊一天之内都占全了。林列二人一打起来,萧景琰隔着帘子便知不好,忙一把掀了帐帘,拉了林殊便推进帐里去。林殊打得兴起,还待要推开萧景琰再去打一回去,已被萧景琰一口亲在了嘴角上。


      林殊哪里料到此事,早被亲的软了腿。萧景琰见了,笑骂道:“也不知我前世做了什么缺德的事,这辈子竟遇见你这促狭鬼!”林殊忙一把搂过了萧景琰,竟真洒泪悲哭道:“景琰景琰,我哪里是欢喜喝酒,实在是明日过后,便又要与你生离!”萧景琰听了,不觉也生出不舍来。二人面对着面,心贴着心,只将那股生出来的情火尽情往对方身上烧起来。


      次日尚未天明,果然大渝跨过了河来袭营。萧景琰亲率众将迎敌,可惜竟架不住对方人多势猛,战不三合,萧景琰便败下阵来,与众将齐齐往南败走,大渝领军来追,正遇见林殊带赤羽营众将接应萧景琰,双方又杀一阵,林殊见萧景琰撤到了后方,便也领军自投西面去了。那大渝军队得胜回寨,见萧景琰将辎重粮草皆撇下不管,营房外边竟还有几百上千坛老酒未曾开封。那大渝军士见了,哪里还管什么军中规矩,都忙忙的抢了酒要喝,却被琅琊榜武功第一高手玄布之侄主将玄英喝止,说恐有变故,叫将酒坛查封入库,待明日将萧景琰林殊一并杀尽再喝未迟,众将皆暗生怨气。


      是夜,北风呼啸天气愈寒,大渝军中将士们多有不能御寒者,便都偷偷取酒来喝。玄英见无甚事,便不再拘管。如此,大渝军中上下皆饮酒作乐,不能征战。


      大渝军中正乐,忽听北边隔河一声哨响,突地数万支火箭齐发,箭落之处火势大起,扑之不灭。一时之间火光冲天,喊杀四起。大渝军忙整盔上马,向北发兵。方出了寨门,又听南边一声炮响,数万靖王军红衣红甲,杀奔寨来,众将士们各个如狼似虎、奋勇争功,入了大渝军中厮杀,便直如猛虎入羊群,直杀得个血流满地,片甲不留。


      却原来是那日林殊自外买来的坛酒之外早刷过了好几遍火油,表面上虽是干了,其实一遇火星马上大烧起来,寻常水浇竟不能灭。萧景琰佯败之时故意留下的粮草辎重和军帐物资等之上亦早浇满了油。只待林殊帅赤羽营偷袭了大渝军北岸的营寨便要一齐放箭烧营。


      大渝军遭两面夹击,又遇火攻,哪里还能抵抗,都忙忙的向河里去了,哪知林殊早早命军士向河中倾倒火油。待大渝军向北回撤之时,一跨入河中便点起火来,管叫有多少大渝军过河就有多少大渝军烧死在此。后边萧景琰帅军掩杀将来,逼得更多大渝军士往河上来。一时间被杀的、被烧的、被淹的、甚或被后来者踩踏而亡的不计其数。林殊在河对岸亲击鼓,看萧景琰乘着白马往来奔走、纵横驰骋,杀敌无算。那大渝大将玄英不敢恋战,急向东逃命,竟正撞上萧景琰,萧景琰就着林殊的鼓声,将那玄英一刀劈死,滚下马去。


      萧景琰杀了玄英,便与林殊两人隔着河遥遥相看。正笑看着,突然林殊大叫一声:“景琰小心!休放冷箭!”








      萧景琰剧痛之下大叫而起,却只看见头顶黑压压一片天。狂风呼啸,卷起周围一片血腥气。


      列战英见萧景琰大叫而起、满面泪水,便也绷不住跪在他面前大哭起来,边哭边道:“殿下,咱们、咱们都打没了……小孔、老刘……大严,兄弟们、兄弟们尽,尽皆死矣!”


      萧景琰恍惚之下,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朦胧中只见列战英满面风霜,遍体皆伤,鬼使神差之下竟脱口问道:“小殊,赤焰少帅林殊如何?”


      列战英愣了愣,突然大放悲声,哭倒于地再也起不来。半晌,萧景琰扯住他大骂道:“哭什么!我大梁将士尚未死绝!你和我,便是两个人,两把刀,少说还能再杀两个大渝兵!林殊是死了吗?他死在哪里?尸首找回来没有?”


      列战英突然止住哭声,直愣愣看着萧景琰,一字一顿道:“林氏谋反,满门抄斩,林少帅……梅岭……”


      萧景琰突然两眼一黑,一口腥甜哇地喷在胸前。列战英哭着一把抱住他。半晌,萧景琰方觉清明些了。便推开列战英自己坐起来。


      萧景琰一边哭一边问:“兄弟们都战死了?东海兵打退没有?好,有种,四十七个打五百个,都是好样儿的。”


      列战英看着萧景琰死死抠着肩上的箭疮,血像山泉水似的汩汩留下来。列战英想劝,一张嘴便一脸的泪流进嘴里。萧景琰哆嗦着身子一边哭一边笑,道:“我梦见小殊了,梦见他和我,我们打赢了。把大渝,打得屁滚尿流。我忘了他都死了好几年了。林殊死了,我的兄弟们也死了。”说完了,萧景琰突然站起来,把列战英吓了一大跳,列战英原以为萧景琰根本再站不起来了。


      萧景琰拍了列战英一把,抹干了脸上的泪道:“走,去收尸,四十五个兄弟,一个一个的找,一个都不能少。”


      列战英正哭的站不起来,萧景琰突然回过身来,捧起他的头看着他道:“林殊死在梅岭,连具尸首都没有。更连个给他收尸的人都没有。这个仇,只要我还不死,必报。”


评论
热度(28)
  1. 阿尘——与数学势不两立晚年SHI官 转载了此文字
    I love you!老福特针对我我都没看到通知!表白您!文写的超级棒啊,超甜!因为您又有了更新的动...

© 阿尘——与数学势不两立 | Powered by LOFTER